侦查阶段刑事辩护律师的知情权应依法保障

发布时间:2020-06-20 14:01:00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除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罪、特别是严重受贿罪三类案件外,未经侦查机关批准,辩护律师的会见权不受限制,可以“三证”。尽管各地看守所的服务态度和服务意识参差不齐,但全国各地的“会见难”问题基本解决。但是,辩护律师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只能根据其供述片面了解有关情况,也不能全面掌握案情,难以向侦查机关提出有针对性的高质量法律意见,促使侦查机关依法处理依法办案,从源头上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5月31日上午,人民法院对涉嫌诈骗罪的民营企业家张文忠再审,依法纠正了一起冤假错案。在本案中,辩护律师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从这个角度看,保护辩护律师的知情权是非常重要的。

一、 提出的问题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除危害国家安全罪、恐怖活动罪、特别是严重受贿罪三类案件外,未经侦查机关批准,辩护律师的会见权不受限制,可以“三证”。尽管各地看守所的服务态度和服务意识参差不齐,但全国各地的“会见难”问题基本解决。但是,辩护律师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只能根据其供述片面了解有关情况,也不能全面掌握案情,难以向侦查机关提出有针对性的高质量法律意见,促使侦查机关依法处理依法办案,从源头上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5月31日上午,人民法院对涉嫌诈骗罪的民营企业家张文忠再审,依法纠正了一起冤假错案。在本案中,辩护律师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从这个角度看,保护辩护律师的知情权是非常重要的。

二、 律师有权知道什么?

狭义上讲,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的知情权。

辩护律师的知情权,是指辩护律师向办案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的涉嫌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的实体权利,以及知道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带走的程序权利,变更或者解除强制措施,在刑事案件侦查阶段移送审查起诉的。

三、 辩护律师知情权的现状

1、辩护律师的知情权不能依法保障。

对于律师“知情权”的保护,公安机关或原反腐倡廉、反渎职机关在工作中非常被动。在代理案件过程中,律师们或多或少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如:一些警察不了解相关法律法规,不需要通知我开会的情况,我也没有收到你的授权委托书和公函,也不了解相关法律法规,但强烈拒绝通知他们。法律法规“可以”,不是“应该”,在我的情况下,不能,你喜欢怎么办这种情况,全国各地的辩护律师都有强烈的反响。

2、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时,侦查机关迟迟不通知辩护律师。

办案民警不愿接受委托人或者其近亲属的委托书和辩护律师依法提交的律师事务所的公函。即使收到委托书,侦查机关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时也不会通知律师,更不会在律师要求时依法听取律师的意见。这就导致了辩护律师必须时不时地跟进案件,否则案件可能会败诉,不利于辩护律师及时向审查起诉部门报案,从而更好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诉讼权益。

四、 知情权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辩护律师的知情权分散在许多法律中。它包括:

《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的涉嫌罪名和案件的有关情况,提出意见。”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规定:“辩护律师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有关情况的,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将犯罪嫌疑人的涉嫌罪名和主要犯罪事实告知案件当时已经查明,嫌疑人正在采取、变更、解除强制措施、延长羁押期限等接受委托或者指定辩护律师,并记录在案。”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十四条:“辩护人通知人民检察院或者法律援助机构指定律师,接受委托后通知人民检察院的,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应当及时登记辩护人的有关情况,并及时将有关情况和材料通知和移送有关办案部门。”

第九条人民检察院依法保障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知情权。在侦查过程中,律师向人民检察院了解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嫌疑人和当时查明的犯罪嫌疑人的主要事实,以及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变更、解除强制措施等情况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及时通知。直接受理侦查案件,报请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的,人民检察院应当通知律师。侦查后移送审查起诉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将移送情况通知律师。

第二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应当尊重律师,完善律师执业权保护制度,遵守《刑事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法》、《行政诉讼法》和《律师法》的规定,在讯问方面享有知情权、申请权、上诉权、会见权、阅卷权、收集证据权和执业权,质证和辩论不得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予以保障,不得妨碍律师依法履行辩护、代理职责,不得侵犯律师的合法权利。

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辩护人接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委托后,应当及时通知办案机关”,如何告知?当然,通知方式是将上述当事人或者其近亲属的授权委托书和律师事务所的公函提交办案机关。因此,办案侦查机关应当依法受理。

《刑事诉讼法》一百六十条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终结案件,应当清楚犯罪事实,证据准确、充分,并写出起诉意见,并将案件卷宗、证据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同时将案件移送情况告知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律师。”

五、 解决方案

1、公安、检察民警要主动学习有关保护律师执业权的法律、司法解释和部门规章,提高法律素质。

2、由政法委牵头,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组织召开律师代表和公安、检察民警代表座谈会,深化沟通交流,化解误解,形成共识,为建立和谐的警察与检察官关系奠定了情感基础。

上述建议是基于法律的。例如:

第十三条人民检察院应当主动加强与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和律师的工作联系,通过业务洽谈、信息通报、交流等方式,分析律师依法行使执业权中存在的问题咨询、定期听取意见等形式,共同寻找解决方案,专业素质高。

第四十五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应当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定期沟通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工作,及时查处侵犯律师执业权的突发事件。

侦查阶段辩护律师的知情权将纳入公安、检察机关办案考核机制。

在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思想的指导下,中国的法治正在逐步推进。中国公安、检察警察和律师作为法律界的作用不容忽视。就目前情况而言,在侦查阶段进一步保护辩护律师的知情权,是构建警察法与检察法新关系的最重要、最基本的内容。当然,要取得实效,不仅要停留在口头层面,还要把这一内容纳入考核机制,也就是说,听取律师意见、告知律师移送案件的程序内容也应纳入公安机关的考核范围,并建立档案,做到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堵塞漏洞。

六、 辩护律师的权利救济机制

哪里有侵权,哪里就有救济。两所高中和三个部委的规定分四个层次建立了救济机制。当然,下列权利不仅指辩护律师的知情权,还包括其他权利。这一点不再讨论了。详情请参阅规定。

《条例》明确,对主要负责办理和救济的办案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侵犯律师执业权利的行为,律师可以向办案机关及其上级机关投诉。

《条例》明确了律师向检察机关上诉的处理和救济机制。

《条例》明确了律师向司法行政部门和律师协会申请在实践中维护自身权益的处理和救济机制。

《条例》明确,各部门要定期沟通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工作,及时查处侵犯律师执业权利的突发事件。

综上所述,只有依法保障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的知情权,才能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才能使侦查机关“听双方的话,说清楚”,构筑非法证据收集的源头防火墙,有效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真正实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公平正义”的法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