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如何调查和分割夫妻共同存款?

发布时间:2020-06-12 14:28:00

法院对夫妻存款的处理范围,仅指夫妻一方或者双方名下的存款。对于他人名下的财产,离婚案件法院不能处理。例如,女方称,在婚姻关系中,男方以男方母亲的名义存了一些钱,并提供了男方母亲的银行账号。由于索赔涉及第三人的权益,本案中涉及第三人权益的索赔,法院不予受理。法院会通知女方提起诉讼,确认另一起案件的产权,但一般不会处理女方在离婚案件中的索赔。

我们今天所做的是分割高净值的人民银行存款。_个系列的主题是如何查询或调查离婚诉讼中高净值人士的银行存款信息。

谈到夫妻共同存款分离时,我想知道在司法实践中如何确定共同存款?

法院对夫妻存款的处理范围,仅指夫妻一方或者双方名下的存款。对于他人名下的财产,离婚案件法院不能处理。例如,女方称,在婚姻关系中,男方以男方母亲的名义存了一些钱,并提供了男方母亲的银行账号。由于索赔涉及第三人的权益,本案中涉及第三人权益的索赔,法院不予受理。法院会通知女方提起诉讼,确认另一起案件的产权,但一般不会处理女方在离婚案件中的索赔。

此外,法院通常根据余额处理一方或双方名下的存款。对于一方当事人请求法院调查、收取银行存款的申请,法院一般只查询存款余额,除非当事人的申请明确要求提供法院开户以来的存取款明细。如能从存、取款明细账中明确证明对方在诉讼前已明显转移资金的,法院可根据案件情况确定夫妻共同存款的数额,对存款余额无约束力。比如,如果男方申请调查女方上海银行账户的存取款情况,调查结果显示,虽然账户下的余额只有100多元,但女方一个月前有三次大额现金取款,总金额超过10元。除非女方能证明这笔钱用于正常夫妻生活,否则法院应按10万元以上的数额而不是余额100元以上的数额确定夫妻的份额。此外,从夫妻双方资本账户中提取的现金和余额,为夫妻共同财产。

离婚诉讼中,当事人应当如何调查对方的存款?

有两种方式:

一是建议当事人自行调查。

夫妻双方仍住在同一地方的,可以在对方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让对方找到对方的存折或银行卡,并复印相关材料或号码。如果你不知道对方账户的账号,但你知道在哪家银行开户,你通常可以找到储蓄信息。

二是通过法庭调查。

如果你想知道对方的银行存款信息,必须发出调查令或向法院申请调查。在南京,绝大多数银行已经完全拒绝律师按照法院的调查令进行存款查询,银行存款信息查询只能通过法院进行。由于业务繁忙,法官人数有限,法院可能不太重视当事人的权益。因此,对于不知道具体开户银行和账号的人,法官一般都会拒绝询问。理论上,只要知道某人的身份证号码,就可以通过银行技术部了解当事人的存款情况。在实践中,只要能确定当事人在某一特定银行有存款,就可以找到当事人的存款,但很难保证书记员做到尽力而为。此外,经验不足的当事人或律师只会向法院申请调查银行存款情况,不会向法院申请打印开户以来的存款和取款明细。法官一般只要求银行打印存款余额,而不在乎取款的历史记录,这可能会使对方在法庭询问前所取的存款被隐瞒。因此,提醒当事人一定要要求法院在申请法院调查取证时打印存取款明细。

在实践中,除了法律渠道外,还可以通过银行查询当事人的存款。我们认为,这是严重违反商业白银合规法的行为,我们不赞成当事人使用这种手段。

银行存款的隐匿和转移有哪些常见的方式?双方应如何处理财产转让事宜?

转存款有几种方式:

一、隐瞒存款事实或帐户

一般情况是从普通_或工资卡中提取资金,存入其他银行账户。离婚时,剩下的几张工资卡被交给法院盘问,其余的钱被称用于家庭生活费。

根据法律规定,只有6个部门有权查询银行存款,当事人和律师都无权查询银行存款。因此,隐伏矿床的解决是比较复杂和困难的。一般来说,夫妻在正常生活时,应注意收集对方取款收据,掌握对方储蓄信息,特别是存款银行和资本账户的信息。从法院审判实践的角度来看,如果:

(1) 在了解一方开户银行和账号的前提下,申请法院查询不会有问题。

(2) 只知道开户银行,不知道账号,查询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法院是否受理申请和查询力度无法保证。如果法院不提出质疑,就必须通过其他途径解决。

(3) 由于不知道银行账号或开户银行,法院无法进行调查。

2、偷梁换柱,取他名下的存款,然后人间蒸发

常见方式:对方知道有存款并知道相关储蓄信息的,擅自提_金存款(银行转帐的,记录在案),口头声称已用于日常生活费用,但实际以自己的名义在其他银行存款或者以另一个人的名义。

在许多离婚案件中,法院一般不允许当事人在调查案件之外申请第三人的存款账户。当一方声称提取的款项全部用于生活费,并予以反驳时,可考虑以下因素进行辩论:

(1) 提取的时间和长度决定了可能的消费量和提取的目的。

(2) 提取的存款额和巨额存款短期内不会消耗。

(3) 收集一方正常生活费用及相关证据进行抗辩。

(4) 其他有关事实和证据收集。例如,近的家庭支出和对方的资金流动。

一般来说,法院对财产的处理是根据现实存在的数额而不是理论上的数额。仅仅从理论上推断财产数额是很难获得法院支持的。比如,有当事人说,“他一个月的工资超过1万元,通常花销高达3000元。他每月还有7000元。两年后,至少还有10万元。”。再举一个例子:“虽然他每月的工资只有2000元,但他的单位有年终福利奖金,可能超过10万元,至少上万元。”。法庭很难支持这些推测。但是,法院不会轻易相信一方存款被“消耗殆尽”的说法,法院很可能支持“合理”资本流动的解释。但如果在短时间内“输”了一大笔钱,“吃光了,喝多了”和“_光了”,法院不大可能接受。

因此,律师不应无条件地认为离婚案件中财产是否属于案外人不能一起处理,因此法院明确拒绝以案外人的名义查询银行存款。律师应根据案件实际情况灵活处理财产查询,必要时向法院申请调查取证。

3、声称他拿出的银行钱已经“给”了别人

在实践中,一些当事人在法庭上声称,他们在银行存款的钱是捐给父母和家庭成员用于购房,或用于支付亲属的医疗费用,以对抗配偶的分割索赔。在这方面,律师应注意现实生活中,夫妻一方出于道德或礼节的考虑,将一定财产赠与他人。虽然没有得到对方的认可,但符合日常家事代理的法律特征,捐赠行为应该是有效的。但是,如果对方不同意捐赠数额巨大,或者捐赠没有从道德和礼仪上考虑,那么捐赠是否有效就值得怀疑。这也是律师发挥诉讼代理人作用的关键所在。

律师应当注意的是,一方未经另一方同意,支持其无赡养义务的亲友的债务,或者一方未经另一方同意,单独集资从事经营活动,其收入不用于共同生活中发生的不能确认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债务,由一方以个人财产清偿。同样,夫妻单方赠与符合上述条件的,不能作为一方货币支出的计算理由和依据。